交锋_第十四章 身份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十四章 身份 (第2/2页)

悄无声息的离开。
  在贺清和离开的时候,朱慕云特意看了一下时间,十二点四十。
  望着桌上贺清和剩下的警服,朱慕云突然在想,如果让一个身材和相貌与贺清和差不多的人,穿着他的警服与自己待在这里,或许这个计划又会更完善一些。还有贺清和的鞋子,如果换一双肯定会更好。
  朱慕云并不知道贺清和要去干什么,但看他如此神秘,想必事情绝不简单。或许贺清和是去走私物质,甚至有可能是贩卖烟土。但很快,他又推翻了这个推断。这种赚钱的事情,一般都会在晚上。而贺清和现在要干的事,危险性要比走私贩毒大得多。
  可以断定,在贺清和离开的这段时间,只要发生重大事件,必然与他有关。贺清和能轻易付给自己一百块,想必他要做的事情,得到的回报,远不止这个数。当然,相应的风险,也呈几何级上升。
  朱慕云突然有些后悔,自己这次实在太过冒险。虽然他只是坐在茶楼,似乎什么也不用干。可实际上,他已经与贺清和共担风险。一旦贺清和出事,自己就成了同党。
  幸好贺清和在四点半的时候终于回来了,只是有些疲惫和心事沉沉。朱慕云没有问,这件事他根本就没打算问起。这是他与贺清和的秘密,共同的秘密。
  但回到局里后,朱慕云很快就听到了消息,下午在江城码头发生了枪击案。古星维持会长何燮堂遇刺,正在陆军医院抢救。
  朱慕云虽然不知道这是谁干的,但有一点他敢肯定,肯定是抗日分子干的。而贺清和,很有可能就是这些抗日分子中的一员。
  下班后,贺清和没跟朱慕云打招呼,就匆匆回去了。朱慕云也乐意与他保持距离,出来时,他遇到了往外走的李健生。
  “回家?”朱慕云问。
  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还能回家?”李健生没好气的说,下午何燮堂在码头遇刺,整个特务处的人全部没有休息,必须二十四小时候命。
  “那真是辛苦,一起去吃饭?”朱慕云提议。
  “不了,还得回去上班。”李健生心有余悸的说,上次他进美味餐馆吃饭,第二天人家就停业,他不确定是否跟自己进去吃饭有关。幸好处里没人发现这件事,要不然的话,自己的麻烦不知道会多大。
  “那倒是,工作第一。我快饿死了,就在这里对付点算了。”朱慕云走到附近的一家餐馆,这家餐馆就在局里对面,也是他们经常用餐的地方。
  朱慕云点了个爆炒肥肠和家常豆腐,听到菜名,李健生不由咽了咽口水。他原本只打算炒个蛋炒饭,而且还是打包回去吃。可现在,他哪还迈得动脚步。
  “一个人也吃不完,要不一起?”朱慕云诚意邀请。
  “你的那点薪水,都用在吃吃喝喝上面了。”李健生笑了笑,朱慕云的薪水并不高,或许有些外快,但也经不起这样天天吃喝的。
  “今朝有酒今朝醉,明日愁来明日愁,现在这个世道,明天还有没有饭吃还不知道呢。”朱慕云笑了笑。
  “这话没错,何燮堂是何等人物,今天也差点死了。”李健生叹息着说。
  “差点死了?那就是还没死嘛。听说袭击的人抓到了?”朱慕云随口问。
  “你倒是消息灵通嘛,但只抓到一个,已经送到宪兵队了。”李健生以为朱慕云真的听到了什么消息。
  “怪不得你们得待命,进了宪兵队的人,没有谁能扛得住的。”朱慕云说,活人进宪兵队,会遭受百般折磨。那样的折磨,他虽然只听过只言片语,但也是心惊肉跳。
  “那是的。迟则明早,快则今晚,这帮军统一个也跑不掉。”李健生得意的说。
  “袭击何燮堂的是军统分子?”朱慕云诧异的说,如果袭击何燮堂的是军统分子,那么贺清和的身份也昭然若揭。他相信,今天下午发生的任何事情,都可能跟贺清和有关。而下午最重大的事情,当然就是江城码头的何燮堂遇刺事件。
  “这一点毋庸置疑。”李健生说,军统与地下党行事风格迥然不同,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  “那你还是早点回去,要是耽误你立功,那我罪过就大了。”朱慕云连忙说。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